《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

  《愤怒的小鸟》让 Rovio 2016年的收入增长了34%,这得益于《愤怒的小鸟》大电影。

  来源:界面 穆拓  

  《愤怒的小鸟》让 Rovio 2016年的收入了1.9亿欧元(约合2.03亿美元),比上一年的1.5亿美元增长了34%。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这得益于Finnish公司的《愤怒的小鸟》大电影,这部电影获得了3.5亿美元的票房收入。

  GamesBeat与Rovio CEO以及其游戏部门的执行副总裁William Taht坐下来聊了聊这家公司的事情,以下是我们对其的编译和整理。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  Kati Levoranta (左), Rovio CEO, Wilhelm Taht, 游戏部门执行副总裁   图片来源:Dean Takahashi。

  在上周旧金山举行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Rovio CEO Kati Levoranta说,Helsinki公司会由于游戏的重新爆发,从中获得1.85千万美元的利润,但是Rovio事实上还没获得这笔钱。

  一年多以前,Rovio亏损主要是因为过于依赖《愤怒的小鸟》游戏,没有创新开发出足够多与此有关的衍生品。但是Levoranta表示,在2016年,Rovio奇迹再现了。

  Rovio去年大部分的收入来自《愤怒的小鸟朋友版》和《愤怒的小鸟2》。它们目前有五家游戏工作室,包括在荷兰埃斯波的可以比赛、投射弹弓和对战的工作室。它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还有一个角色扮演游戏工作室,以及在伦敦新成立了一家大型在线多媒体工作室。

  在2017年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我和Levoranta还有Rovio游戏部门的执行副总裁William Taht坐在一起。这是我们的采访记录。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  Rovio有5个游戏工作室,包括一家在伦敦新成立的不开发“愤怒的小鸟”游戏的工作室   图片来源:Dean Takahashi

  GB:对Rovio来说,非常棒的一年。我想知道整个周转花了多长时间。用了多长时间转危为安?

  Wilhem Taht:去年的成功绝不仅仅是去年一年的努力。我们在2014年和2015年做了架构调整,来使2016年能够有一个增长点。我想,它奏效了正是因为符合了2016年发生的趋势。

  这个行业就像在跑马拉松,全年都在逐渐进步。我们表现最好的游戏和这个行业发展步调一致了,就盈利了。我不想在这里做许多前瞻性的说明,但是过去这一年的确是增长的。我们为2017开了一个好头。

  GB:一些游戏正在发展,甚至正在加速中。

  Taht:是的。通过活跃度和获取用户来加速发展,需要大的基数和KPI的提高。

  GB:电影收入已经实现了吗?会有更多的收入吗?

  Kati Levoranta:大部分的电影收入会在2017年–2018年实现。

  Taht:收入是可以预见的,但是去年还没验证。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索尼” data-link=””>小鸟们 (恰克, 胖红, 和炸弹) 为电影进行了改变。   图片来源:索尼

  GB: 之后会有更多收入吗?

  Levoranta:是的,家庭娱乐的窗口已经打开了,这是娱乐平台如何发展的问题。我们有剧院,数字平台,实体平台,电视等等。

  GB: 双重策略仍然是有效的吗,然后呢?你们在动画方面和游戏方面都做大量投入吗?

  Levoranta:接下来的发展,我们会更着重在游戏方面投入。但是我们会继续现在在做的品牌授权活动。

  GB:Rovio有意向再拍另外一部电影吗?

  Levoranta:这个系列正在计划中。但是相比游戏,这是不同类型的投资了。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Hatch直播图像   图片来源:Hatch

  GB: 我注意到你们剥离了Hatch,这是出于什么考虑呢?Rovio正在收缩重点部门吗?

  Levoranta:我们的确非常关注它。它已经运行了很多年了,而且已经成为很成功的分拆部分了。

  Taht:公司独立运作,将自负盈亏,也会有不一样的运营视野 。

  GB: 主题公园、商品和其他娱乐项目,是否依然是Rovio很大一块业务呢,接下去对它们的关注度会降低吗?

  Levoranta:它的确依然是我们商业布局的一部分。我们将在春天或者夏初在多哈开一家新的主题公园,室内外都以《愤怒的小鸟》为主题。我们的供应网络里面仍然有超过300家合作伙伴,进行商品授权,我们将继续这些经营活动。

  GB:有没有一些使《愤怒的小鸟》多元化的考虑?

  Levoranta:这的确在考虑,尤其是游戏方面。

  Taht:我想我将在这方面长期推进,除非一些细节在这方面出了问题。《愤怒的小鸟》是很特殊的。我们经常被问到,我们也会问自己,我们可以再来一遍吗?从全球的角度来说,没有很多品牌拥有和《愤怒的小鸟》一样的品牌意识。即使我以最谦卑的态度来说,我们依然有良好的品牌意识,这是不争的事实。它以十分有趣的方式击中了人群。

  当我们从游戏的视角将其视为新的IP时,我们就不能把目标设定为打造一个新“愤怒的小鸟”。到目前为止,手机游戏行业有多少《愤怒的小鸟》?并不多。一部现象级的电影只能基于一个手机游戏。幸运的是,未来会有更多,但是我们现在还没看到。我们将会打造新的IP。我们推出了食蔬鱼,事实上它作为手机游戏去年表现很好。我们今年接下来将开发《战斗海湾》,是《愤怒的小鸟》团队打造的一个新的IP。

  建立新的业务,迎合我们目前已有粉丝之外的新粉丝,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伦敦成立的工作室开发移动端大型多人在线战略游戏(MMOs,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Simulation Game),没有《愤怒的小鸟》的品牌。我们要打造另一个像《愤怒的小鸟》的IP吗?我希望可以,但是眼下这个目标并不紧要。我们的目标是为喜欢游戏的粉丝开发好玩的娱乐项目。如果一个大品牌由此诞生,非常好。所以我们不会关闭那些渠道。但是从经营心理来说,我们正在用一种低姿态的方式运营一个新IP。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愤怒的小鸟2》   图片来源:Rovio

  GB:你们想过用不同的方式建立品牌吗?很像一种即刻的成功方式。如果你们参考马里奥或者米老鼠,你们可能现在比他们还成功。但是他们已经经营了这么多年,是可以做出预测的。

  Taht: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愤怒的小鸟》就快十岁了。建立全球的品牌真是很大的事情。在全美50款排行榜上最好的游戏里面,我们有两款。《愤怒的小鸟2》两周前排名第21,而且它现在的排名还在上升。它仍然看起来可以引起共鸣。我们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年,有一系列围绕品牌的电影和周边活动。我们希望《愤怒的小鸟》可以活跃数百年。

  GB:我想很难让它避免进入低谷,确保品牌平稳得运转。

  Taht:的确。任何大型娱乐特许经销商都会经历起起落落。《汽车总动员3》今年夏天将会上映,这对迪士尼来说将是巨大的峰值。我知道我家就有不少男孩子对这部电影感兴趣。这就是品牌如何运转,娱乐特许经销商如何工作的。时间会证明他们的生命力。

  Levoranta:你首先有一个底线,然后峰值取决于你开发出的娱乐项目。

  GB: 你给游戏开发者的接下来方向是什么?

  Taht:你在这里看到的,是我们五个重点领域。其他的问题和答案在我们的游戏团队和工作室中,而不是核心管理层。这对公司运转是很重要的。要活着或者停止开发游戏,最终应该是团队的选择。我们去年中止了许多游戏,既有在开发过程上面的,也有软启动方面的。

  很自然每个工作室都有自己的战略。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指示和引导,而不是干涉每日的游戏开发进程。

《愤怒的小鸟》是如何让Rovio在2016年找到飞行方向的?《愤怒的小鸟:行动》   图片来源:Rovio

  GB: 你刚刚讲话很像Supercell的方式,非常民主。这是Finnish的特点吗?

  Taht: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想这是Rovio的方式。Supercell运作和我们运作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想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希望Rovio的未来是我们的,而不是归属其他人。当你研究免费的手机游戏,他们是如何运行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如何发展的,事实上不可否认他们的路径都是十分相似的。

  GB: 现在整个公司总共有多少人啊?

  Levoranta:我们现在差不多470人。

  GB: 再次发展是好事吗?

  Levoranta:有些领域会继续发展,有些不会。无论如何,它都会得到很好的控制。

  Taht:我们有几年员工人数是疯狂增长的。这样一个程度的增长对我们来说是挑战,我不确信我们们接下来想要面临这类型的挑战。



上一篇: 上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