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也开始“复制”中国 美国投资人下海做共享单车

硅谷也开始“复制”中国 美国投资人下海做共享单车

硅谷也开始“复制”中国 美国投资人下海做共享单车

  见识到共享单车在中国的巨大繁荣后,硅谷那些了解中国市场的投资人们先按耐不住了,纷纷“下海”,试图在美国复制这一盛况。

  来源:界面新闻 李潮文

  见识到共享单车在中国的巨大繁荣后,硅谷那些了解中国市场的投资人们先按耐不住了,纷纷“下海”,试图在美国复制这一盛况。

  共享单车创业公司Spin的创始人方友运(Euwyn Poon)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之前,正和团队一起在奥斯汀街头投放他们的橘色自行车,一共投了200辆。

  “我们和当地政府达成了协议,可以在这里运行这个项目。”他说,“和政府达成协议非常重要,并没有额外的好处,但是没有后面的麻烦事情“。

  1

  Spin的单车的确已经被人们注意到了。

  最近一些在奥斯汀参加活动的中国人看到Spin之后,拍照上传到微信朋友圈,直接称它为”美国的ofo”——无桩、依靠密码锁。

  方友运并不避讳这一模式是学自中国。“2016年的时候我去北京,看见窗外有很多小黄车。一开始我不理解这个生意,但是试骑之后,发现的确很方便。”

  2016年年底时,他的主要工作还是管理自己那个名为Exponent的基金,经常从硅谷前往北京去看一些项目时,发现了共享单车这个商业模式。回到硅谷后,他决定复制这一模式。

  方友运在新加坡出生,成长于加拿大,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拿到学士和硕士学位。2013年创办了一家助办公应用Opzi,被YC孵化并投资,几年后卖掉了这家公司,创办了基金Exponent。

  3月中旬,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聚集了来自来自全美乃至全球的内容创作者和科技创业者以及投资人们——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都会举办一个名为西南偏南(SXSW)的聚会,从早年间音乐和内容为主题,到现在科技也成为一个重要的部分。相比已经沦为中国公司展台的电子消费展(CES),SXSW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一个更具有极客范、更酷以及更本地化的活动。

  奥斯汀原本并不是美国的科技重镇,由于在硅谷开设公司的各项成本越来越高,城市化水平高、高校教育资源丰富的且低成本城市奥斯汀被这些科技公司相中。

  近年来,包括Facebook谷歌在内的硅谷科技公司都开始在当地设立办公室。三月份,由于SXSW的参会者的涌入,这个城市变得拥挤起来,酒店价格翻上两三倍,交通也变得困难,Spin此时在这里推广自行车,的确是一个绝佳的市场推广机会。

  而Spin所模仿的中国公司ofo以及摩拜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这两家公司都在SXSW召开了发布会,宣布了自己的出海计划。

  “我们决定来参加‘西南偏南’的时间非常短,一拍脑袋就过来了。这次也是为我们打开美国市场做一定的宣传。但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进入奥斯汀。”ofo北美团队公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

  但ofo还是在活动现场投放了单车,供人们免费使用,为了迎合北美用户体型,这些车型都较国内车型更大。

  “我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但Spin是唯一一家在奥斯汀运营单车的公司。”谈到几家中国公司的激进的出海姿态,方友运这样表示。

  但和Spin竞争的不仅仅是摩拜或者ofo,还有硅谷本地的创业者,就在奥斯汀的活动还没有结束时,硅谷一家叫Lime的创业公司宣布要融到了1200万美元的资金,也要在美国做共享单车,领投方为硅谷知名风投Andreeseen Horowitz。

  有趣的是,Lime也像Spin一样,创始人有着中国背景,并且和投资圈有着紧密的联系。

  Lime创始人Brad Bao曾经是复星昆仲资本管理合伙人,而另一名创始人Toby Sun此前曾任复星昆仲资本投资总监,此前于2005年至2013年间担任腾讯美国总经理。

  钱很重要,根据《财新》的数据显示,2015年3月以来,两个行业领导者——摩拜和ofo——从国内外吸引到了约7.5亿美元投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近期募得的。

  Andreeseen Horowitz的合伙人Jeff Jordan在Twitter上宣布,“很骄傲我们投资了Lime,一个智能的单车租赁公司,致力于解决最后一公里的交通问题。”

  这一次,这些对中国市场充分了解投资者们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兜售”给了硅谷的投资人,这些本地的投资人们也乐于为此买单。

  2

  如果拿中美市场对比,美国市场看上去的确更容易赚钱。

  首先是美国共享单车的收费价格数倍于中国同行,即使这样也远远低于美国市场原有单车服务商。

  在Spin投放单车之前,奥斯汀本地已经有了一家名为BCycle的自行车租赁提供商。BCycle在网站上表示,自己是一家非赢利性的机构,但收费并不便宜——每骑一次需要12美元,超时后续费,每半小时收4美元。

  BCycle的收费是美国自行车服务市场的普遍情况,旧金山和纽约也是如此。两地的单车主要由一家名为Motivate的公司提供,这是政府部门的承包商,即从城府部门竞标获得运营此项城市服务的资格。这家公司在纽约运营的Citi Bike,出售的日通卡12美元,可以在一天24小时之内无限次骑行,但每次骑行时间在30分钟内,每次骑行超过30分钟按照每15分钟加收4美元计算。

  相比之下,Spin每半小时收费1美元,刚刚宣布融资消息的Lime的定价策略也是如此,这是这一波新公司的颠覆性所在。

  硅谷投资者郭威也参与了Lime的这次投资。“这个价格是中国收费的7倍”,他认为认为这一模式在美国不难赚钱。

  无论是Citi Bike还是BCycle的自行车系统都是在城市内设桩,灵活性较差,由于价格较高的价格,使得很大一部分用户是来自于游客。Citi Bike在2017年的报告中指出,交通枢纽和旅游区是使用次数最高的地区,比如中央公园附近等等。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仍然是可观的,Citi Bike在纽约有超过7000辆自行车,其中今年一月份总收入是441.3万美元。

  Spin希望以低价以及大数据技术去提高人们的骑行次数。

  “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希望通过大数据去捕捉人们的真实需求,去发现那些人们真正需要单车骑行的地方。”方友运说,他们目前的基本逻辑就是围绕人们工作的地方投放单车,去解决他们去吃饭喝咖啡等等短途出行。

  外界对于北美市场一个担心是,这是否是一个合适于单车出行的市场,除了纽约、旧金山这样人口以及建筑物比较密集的城市,美国更多城市居民主要依靠开车出行。

  “以LA这样的城市为例,点到点之间的距离较远,人们从家里到上班的地方通常需要驾车一小时,但是到达工作地方之后,他们还要出门喝咖啡吃饭等等,我们致力于提高这样的出行服务。”方友运说。

  共享单车生意中,用多长时间收回成本是投资们常用的财务模型。根据Citi Bike提供的数据,在2017年1月,平均每辆车每天每使用3次,而1月份因为寒冷天气并不是单车使用旺季,而在2016年5月,平均每辆车每天每使用5.76次,6月更是达到了6.78次数。

  如果按照这个使用量计算,以Spin的单车成本,最低在30天,最快在10天左右能够收回单车成本。

  当然,影响使用量的还有投放的规模、市场营销等等因素。“我们刚刚开始,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单车投放和市场上。”方友运说。

  海外市场同样面临着单车的损毁问题。

  《经济学人》在2013年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在1960年代,政府在阿姆斯特丹四处投放了免费的自行车,但迅速地被偷光了。但在那之后,这种共享单车的模式还是逐渐流行起来。

  在这一波智能自行车流行起来之前,所有的服务商都是基于一种模式——从一个点借车,到另外一个站点归还,以美国市场为例,由于信用卡的普及,是依靠信用卡的“预授权”作为押金。

  在Citi Bike每月提供的报告中会涉及损毁事件,但由于是有桩的形式,在1月份,只有11起事故报告,涉及被贴了标签,涂鸦等轻度损害;而7起较严重的碰撞等原因带来的损害,其中并没有涉及到被盗等原因。

  相比之下,Spin所推行的无桩自行车有更大的损毁风险。

  按照这家公司的逻辑,在人们工作的周围提供自行车服务,而很多时候一些公司聚集区的周围治安并不好,加大了被盗的风险。比如在旧金山市区——Spin的未来目标市场,Twitter等大公司所在的市场街(Market Street)也是流浪汉大量聚集的地方。方友运说,这些因素都是他们未来投放要考量的因素。

  3

  Spin避开了公司所在地旧金山,看上去也是个无奈之举,这里刚刚被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搅了一番,政府的态度变得不明朗起来。

  就在1月份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小蓝单车(Bluegogo)在旧金山组建团队,投放单车,按照他们当时对外宣布的计划,投放单车规模会在万辆左右。

  但小蓝单车的初步投放就遭到了旧金山政府部门的反对,负责此项事务的旧金山市交通局在致小蓝单车的邮件中表示,“我们不会容忍任何导致扰乱公共通行权利或造成安全隐患的商业模式。”

  这封邮件同时告知小蓝单车,尽管他们支持共享自行车,但是旧金山市政府已经与公共自行车运营商Bay Area Motivate LLC签署了为期10年的合同,给予后者以公共自行车专属运营权。

  “他们在和政府沟通上的确做得很烂,我长期生活在旧金山,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能够感觉到在当地这种服务多么必要,但是他们那样无序地提供服务,对于后续其它公司与旧金山政府打交道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Euwyn说。

  Spin的另一名合伙人来自Lyft,在过去几年发展共享汽车市场的过程中,Lyft和Uber都积累了大量和政府合作或者说讨价还价的经验。就在方友运在奥斯汀投放单车时,另外一名合伙人正在试图取得各个目标市场政府的许可,“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取得了许多政府的许可了,实际上很多政府对这件事情是非常渴望的。”

  Lime的联合创始人Brad Bao对媒体表示,与中国市场先粗放式投放,再政府再介入管理不同,在美国市场,涉及到共享单车项目,首先需要从政府方面入手,所以他们团队的大部分精力除了放在产品研发设计上,更多地用于和目标城市政府之间的沟通,争取获得对方的认可和支持,再推进进一步的落地计划。

  无论是ofo还是摩拜,都宣布了各种出海计划,除了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旧金山也是这些公司的必争之地。“我不认为这件事情像看起来的那么容易——到某个城市,投放几百辆单车,到当地随便雇佣一些人就可以了。”方友运表示,和政府的沟通以及市场营销等因素,还是本地公司更有优势。



上一篇: 上一篇:

相关文章